《丙申说宋野史五篇》1:徽宗及方腊研究(教主道君与教主圣公之间的战争)

2016-10-02 阅读()

关于《丙申说宋野史五篇》-2016年10月收于网上,虽不正确,但网罗观点,供各位读者,希望有所裨益。


IMG_3343.jpg

 

 

明教奉宋代枭雄方腊为精神领袖,事实上方腊只是一个名号,明教的历代教主都叫方腊。一个代表着明教历代教主誓死反宋的名号。杨帮主大概不知道一百多年前明教第一代教主圣公方腊高呼‘劫取大家财,散以募众’占领了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的六州52县。

 

因而方腊实号【教主圣公】,这为一般人所不知。

而宋徽宗号【教主道君皇帝】

 

 

蛮夷之邦始终存在宗教战争,数千乃至数万人彼此杀戮就是大型战役了。蛮夷喜欢大惊小怪,为了个被烧死的女巫就大书特书什么《圣女贞德》、《巴黎圣母院》等,才多大点事?教主道君与教主圣公之间的战争从头到尾只有短短一年半的时间,比《水浒传》的时间还要短,就杀戮二三百万以上,这就是中华大地的宗教战争。无数被公有化的官绅女眷们被剥得一丝不挂随军而行,成千上万,家人早已被流氓无产者们残害而死。革命的车轮一旦滚动起来,连革命领袖们都控制不住,否则自己必定为历史浪潮所淘汰。在暴力革命期间财产共有,妻子共有,这是革命需要。当革命军败守根据地帮源洞,为了节约粮食将所有这类女人驱赶出队伍任其生死,本来就不是革命的同路人。官军见了贼婆子就杀,当然也包括这些女人。打先锋的是不好女色的梁山好汉们,这是驱虎吞狼,以水克火。革命将士们个个头扎红巾,大多拿的是红樱枪,架不住水泊黑旋风李逵的一双板斧。百万革命大军撤退至根据地只有二十万了,倒底是些乌合之众,尚未来得及真正建立组织。裸体女人们进无所进,退无所退,进退都是死路。数十里山路间上吊的都是裸体女人,早已被无数痞子们所淫,也没法继续活下去。无人为她们写啥书,更谈不上剧本了,不值一提。蛮女与华女之间的巨大差别可想而知,蛮夷是女士优先的,而中华则是官吏优先。

王安石变法制订了户籍严密的保甲法,中央权力一竿子插到底,按说是不可能聚众谋反的。里正、保正们监督一切,保长、甲长有义务向上面作汇报。一经发现动乱苗头就将其消灭在萌芽之中,稳定压倒一切。方腊成为教主圣公,并且聚集了一百零八位道佛首领,非止一日,而是早有预谋。只能是以宗教的名义非法聚会,官方没办法干涉才由猫变成虎。方腊曾经拥有个较大的漆园,日子过的比晁盖、宋江等并不坏。很讲江湖义气,在江南一带算是及时雨,乃宋江一类的人物。花石纲一起,蔡京以及各级政府官员都玩起了法律,想法设法把民财变为官财。总是按法办事,法律总在不断变化。各级权力言出法随,就把方腊等都变成了流氓无产者,这股怨气早就憋足了。

教主道君排斥异教,佛教首在其冲。而方腊等应该是佛教派别,被视为邪教,官府严厉镇压。唐初佛教盛行,武则天曾侍候过唐太宗,唐高宗,高宗是子纳父妾。蛮夷是与“天人合一”渐行渐近,而中华大地是与“天人合一”渐行渐远,体制决定这一切。武则天夺了皇后之位后,成了圣后、天后;后来革命李唐,成为武周女皇。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这位弥勒佛可是既杀生又好色的,大臣们一见“仁杰之袍方新”,就知道狄公圣宠犹在。狄仁杰可是位大大的清官,官声好着呢。狄仁杰过于阳刚,所以女皇选了张易之、张昌宗加以调剂,都是些奴才。女儿总惦记着要当皇太女,日后也做女皇。所以每日都亲自为母亲挑选面首,亲身检验,不能达到性高潮的一律淘汰。母女夜夜做新娘,后宫三千都是美男子。武则天发现女儿更加狠毒,人之将死反思一生,啥都是空的,就留下了个无字碑,没让女儿成为女皇。

武周革命虽说未获成功,弥勒佛却盛行开来。江南一带白莲盛开,弥勒佛白莲社大行其道。江南一带白莲盛开,白教比黄教、红教更加有影响力。弥勒佛是允许在家带发修行的,还可以好色。弥勒佛像数量极多,白莲社形成规模,鼓吹天下为公,世界大同。方腊应该就是一方教主,在帮源洞一带很有影响力与号召力。

教主道君禁绝佛教,里正方有常很是积极,比史太公强多了。方有常发动群众揪斗批判方腊等邪教首领,就结下了梁子。里正是得到官府支持的,打击邪教是既定国策。方腊等已上了黑名单,说不定哪日就遭到抓捕。天无绝人之路,教主道君筹划在全国修建一百零八处道观,就是教堂,规模宏大。朱勔靠上了蔡京,由一个江湖骗子成为朝廷命官,成为花石纲与道观修建的总负责人。其权力比州府还要大,相中了苏州孙老桥一带,这儿风水极佳,修道观实际上就是建行宫。道君是准备巡游天下的,每一处道观的规模都不亚于宫殿。朱勔下令孙老桥一带数百家住户五日内搬迁,抗命者以谋反论处。强行征地,强行拆迁已历一二十年,只要发现哪家有出色花石,非破家毁屋收归国有不可,这叫依法治国。曾有四百多户进京上访,全部遭到抓捕,朝廷暴力维稳。只许歌功颂德,不许抹黑当代,这是政治原则。

方腊见有机可乘,招集一百零八位生死弟兄发起革命。只须一月就可成大事,人心思乱,百万大军唾手可得。然后守住长江,不需半年就可将追随者们洗心革面,成为坚定的革命战士。以帮源洞作为革命根据地,进可攻,退可守,等待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按说计划很周密,不巧的是朝廷秘密调兵北伐,天下精兵强将正聚集于京畿,这是方腊始料不及的。任何人也不会料到,就连契丹辽国都没料到,却挽救了赵宋的命运,可见天不绝宋。拆迁户们群起响应,成千上万的流氓无产者加入了革命队伍。以里正方有常的脑袋祭旗,以诛朱勔为名,掀起革命。旬月之间裹挟丁壮百万,破六州五十二县,所到之处“凡得官吏,必断脔支体探其肺肠,或熬以膏油,丛镝乱射,备尽楚毒,以偿怨心。”女眷们都成了昔日奴隶们的胯下之物,随军慰安妇,安营扎寨后随便干。改元永乐,教主圣公与教主道君互相指斥对方是魔,也不知道谁是道,谁是魔?胜者王侯败者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更加魔,谁就能取得战争最终胜利。

童贯是代表皇帝的,首先宣布将朱勔罢官问罪,以平民愤。接下来就是撤消所有恶法,这些未经皇帝同意,是下面乱作为,罢了不少贪官污吏。这都是出于政治需要,平定方腊之后,朱勔等官照做,财照发,与蔡京等仍旧是一党,被百姓指为“六贼”。不肯弃暗投明的见了就杀,一路上排头儿砍将过去,老幼不留。童贯自称是韩琦私生子,将门之后,也不知真假?

梁山好汉接受招安作为先锋剿杀方腊,确有其事。战后没活下来多少,也都看透了,替天行道,劫富济贫是不可能的,就是丛林社会,还是作为出世之人省心。当年张角兄弟自称天公、地公、人公,聚众百万还是未能成事。方腊自称圣公,率领圣兵圣将们还是未能成事,缺少北国的支持就是不行。犬戎乱华才亡了西周,群胡乱华才有了唐宋,战争是邪恶与邪恶之间的较量。人生三界,天人一岁就是世人一万八百岁,世人一岁就是地人的一万八百岁,啥都是空的。心为众神之主,神生德为元神,元神就是德。世人积德行善是可以改变先天之命的,地人运动迅速,生命总在循环往复,就是孽,所以神巫们可以预测推算出来。“真空家乡,无生父母”,天人才是自己的真身,尘世的生死并不那么重要。不修今生修来世,别堕入畜生道就行了。有个老牛辛劳一生,以为孽债已偿。没想道主人夫妻竟然要将其杀了卖肉,气得老牛发疯将其夫妻都顶死了。牛马是能够听懂人语的,堕入畜生道不表示没感情,是虐待不得的。

教主道君与教主圣公之间的战争是规模并不算大,时间也不算长的宗教战争,却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赵宋。此后花石纲不再继续,对佛教徒也网开一面,鲁智深才有了安身成佛之处。对下面的搜刮也相对减轻了,以暴易暴是统治者们唯一能听得懂的语言,同时也注定了蒙元入主统治的宿命,奴婢们增加了一层异族压迫,连北方汉人的社会地位都要高于南方汉人,等级制无所不在。很难说谁正谁邪,方腊革命取得成功也一个味,只不过换上一茬新的奴婢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