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开封“高档社区”,名人扎推,还出了皇帝

1.jpg

  开封,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承载了千年厚重历史。

2.jpg

  从上古造字的仓颉,春秋乐圣师旷和亚圣孟子,盛唐诗仙李白,到北宋太祖、太宗、张择端、孟元老,明清于谦、史可法、李梦阳等,都在开封留下足迹。

  清末民国,开封作为河南省政府所在地,间接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文化领域呈现出新旧交替的特点,在思想界、科技界、教育界、文学界,发生了深刻变革,涌现出对中原乃至中国都产生影响的风云人物,也留存下一处处名人故居,数量及影响力居河南之首。

  这些名人故居,作为开封历史文化名城的有机组成部分,记载开封城市的历史变迁,深化开封的文化内涵。

  开封老城中心略偏东北,人口密集居民区内,有条小巷叫双龙巷,长约560米,宽约9米,其中有多处民国时期名人故居。

3.jpg

  双龙巷起源于宋,相传宋代赵匡胤、赵光义哥俩打小在这儿长大。

  明代史可法故居曾在双龙巷中。明末黄河水毁了开封城,史可法故居“连一土、一块石也没留下”。开封文史老人吴凯曾感慨道。

  到了民国,因开封是河南省会,吸引大批名人来此,杜孟模、孔祥榕、罗章龙等都曾在双龙巷居住。1951年后,开封失掉省会地位,发展长期迟缓,没钱大拆大建,因此留存二十几处名人故居。双龙巷能留存名人故居,也是这个原因。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时日推移,民国时被名流们追捧的“高尚社区”双龙巷蒙尘破败,失了光彩,老房时被拆改。近几年,开封市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对其加以保护。

  《开封市城市总体规划(2008-2020)》,将双龙巷列为“四大历史文化街区之一”,认为它的传统民居,具有建筑艺术、历史、文化等多方面价值和保护意义。相关资料显示:“双龙巷保护区内的四合院住宅是中原地区保存完整的四合院片区之一,是清末民初民用建筑的典范。它承载开封市民居民俗文化,对开封市古城风貌的保护、历史文脉的延续起着重要作用。”

  讲一条小巷,其实是讲居于巷子里的人。他们的苦辣酸甜喜怒哀乐,决定着小巷的温度和表情。

4.jpg

  讲双龙巷里的人,先让时光倒流千年,从宋朝赵家兄弟讲起。

  双龙巷因宋太祖、宋太宗而得名

  相传唐末有读书人陈抟,隐居华山得道成仙。有一天,陈抟下山云游,遇到一逃难汉子。汉子肩挑两箩筐,一头坐一小孩。陈抟一见笑得坠落驴下。行人问他何故,陈抟说:“我道天下无真主,一挑担着两盘龙!天下自此定矣。”他给了逃难汉子一些银两,叮嘱他好好抚养俩孩子。

  这汉子不久来到开封,举目无亲,只好在鸡儿巷的破庙里住下。时值寒冬,夜里俩孩子冻得哇哇直叫。汉子生火为孩子取暖。庙里和尚梦见有火龙飞入庙内,惊醒后对汉子说,你的孩子是龙……

  这位逃难汉子叫赵弘殷,俩男孩,大的名叫赵匡胤,小的叫赵光义。赵匡胤成宋朝开国之君,他过世后弟弟赵光义继位,也当了皇帝。一条小巷走出了两位真龙天子,成为“龙潜之地”,人们遂将“鸡儿巷”更名为“双龙巷”。

5.jpg

  作为双龙巷街名由来,这个传说代代相传,以至于历代都有记载。

  明代《如梦录》记载:“双龙巷,宋太祖、太宗旧居之地。”明代《飞龙传》等通俗文学中也曾提到这条小巷。据《开封市地名志》记载,“双龙巷”又称寿昌坊,自宋沿用至1935年,双龙巷与鸿影庵街一起改称法院东街。1937年,小巷又恢复原名双龙巷。

  开封民间常将双龙巷冠以“开封第一巷”,原因是一条巷子出了俩皇帝,且这俩皇帝是大宋文明肇始者,所以当地学者甚至讲:千年大宋文明,开启于这条小巷。而一个巷名持续千年之长,在开封独一无二,称为“第一巷”,也是名副其实。

  因小巷出了俩皇帝,后人在巷中立了两尊龙头石雕,以示纪念。2012年8月中旬,记者在双龙巷西头路北一民居外墙上,看到嵌在墙体上的龙头,有篮球大小,形貌生动。开封民间文化学者付保军道:“相传是清代所塑。本来有两个龙头,另一个不知去向。”

  付保军道:“双龙巷西口,老辈子传说建有牌坊,后被拆。1982年,驻开封部队在双拥活动中,给双龙巷建了座朱柱灰顶牌坊,双龙飞盘其上,气度不凡。2000年左右被拆除。”

  传说无从考究,也无须深究。但手抚石雕龙头,让人有诸多想象。或许这500余米小巷,是条通道,能穿越回看千年宋都的无限风光!

  北宋经9帝168年,是在开封建都时间最长、历史影响最大的一个王朝。赵匡胤在位18年,赵光义在位22年,经过他们40年的努力,东京人口逾百万,富丽甲天下,成为当时全世界第一大城,孕育出璀璨的文明高峰。

6.jpg

  民国名流曾扎堆居住双龙巷

  宋之后,朝代更迭,双龙巷失了记载。直至明代,开封人史可法居于此,原本可以大书特书,但黄河的一次任性,让其故宅荡然无存。

  到了民国,双龙巷再度热闹起来。

  老门楼里头,顺着五六个台阶才能上去的高门槛后边,多是三进或多进四合院,进进出出的,有政府高官,有学界文化界精英。小巷子里有三四所名人故居,夹在其中的学校,是当年开封最贵族的女校。

7.jpg

  名校名人,为何在此扎堆?

  中原工学院建筑系教师朱兆阳,从小在开封老城区长大,他痴迷于开封名人故居,曾用半年多时间,对开封二十余处名人故居做了细致梳理。

  他认为:“结合开封城市历史地图,开封名人故居空间分布有以下特点:一、名人故居大多数集中在老城中心,这是开封传统富人区。二、名人故居多分布在政府机构附近。民国至解放初,政府机构集中于省府前街及北道门、双龙巷一带,名人也多居于此。三、名人故居多临城市主要道路、繁华地段,一便利,二符合身份地位。”

  双龙巷,处在开封城中心,又靠近省直机构所在地,周边四通八达,出东口是内环路,出西口是解放大道,现在是繁华地段,民国时亦是。这条巷子,闹中取静,宜居。名人聚居,情理之中的事。

  双龙巷内,除杜孟模故居、开封八中外,名人故居还有不少,且跟随记者步伐,去找找它们的足迹吧。

  开封八中西侧不远路南,双龙巷35号,是孔祥榕旧居。记者抵达时,发现房屋全被拆改。去年朱兆阳的调查文章中还写道:“原双龙巷45号现35号,院落已成大杂院,它的门楼尚存。”

  孔祥榕是孔子75代孙,长于水利工程建设,民国时任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委员会委员长。他治黄有成,任期内黄河从未决口。

  抗战开始后,韩复榘采取不抵抗政策,济南失守,他撤退到开封,住在双龙巷孔宅。1938年1月10日,蒋介石在开封召开会议,设计把韩从双龙巷带走,押解至武汉接受军事审判,处死刑。

  自孔祥榕故居向东路南,双龙巷29号,罗章龙曾在此居住。

  此处门楼尚存,那是跨四个水泥台阶才能上去的高门楼,门下青石、门楣上残剩的雕花,都显示它的不凡。

8.jpg

  进得门去,里面房舍全被拆改。

  记者曾致电河大校史馆,询问罗章龙故居情况。回答说:“刚到开封时住在旅馆,后来进校教书,住哪儿不知道。”

  罗章龙1934年至1938年,在河南大学任经济系主任,时间长达四年,总得有固定住处。朱兆阳细心梳理地方史志,发现了罗章龙居处。双龙巷离河大老校区很近,走小路步行不超过十五分钟路程,罗章龙居此,显然是取其近便。

  双龙巷向北,与它直线距离不超过150米,有双井街,陈慰儒故居在此。

  记者前去,发现陈慰儒故居现存前院,正房为中西合璧式建筑,明三暗五,正门为欧式风格,室内正屋为木质地板,墙上有壁炉,屋顶有两个烟囱。正房、厢房、倒座均为硬山屋顶,门窗做法别致。

  陈慰儒,治黄专家、学者,民国时曾任河南黄河工程局局长、黄河河南河务局局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在河大、黄河水利学校等任教,1968年12月病逝。其旧居能保存下一进院落,是因为一直有后人居住修缮。

  双龙巷向南,仍是直线距离不超过150米处,有朝阳胡同,张钫故居在那里,规模颇大,也已破败不堪。

  张钫,辛亥革命元老,河南近现代史上重量级的人物。

  名人都已风流云散,现在的双龙巷,尚存的是浓浓市井气息。

  站在直直的小巷内,看着两侧的老屋,青砖灰瓦,低矮屋顶上瓦片凹陷起伏,这是因顶梁弯曲变形所致。

  窄窄小街两侧,还有更窄的人行道,人行道上,随意长着些杂树。更随意的是居民砌筑的花池,碎砖水泥块草草垒就,但无碍凤仙花之类草花生长泼辣茂盛。

  如今,小巷居民,多是平头百姓,在不足600米长的胡同里,他们距离近、交往深、互动多、秘密少,过着苦辣酸甜的生活。旧时名人双龙巷的生活,于他们已变成传说。

9.jpg

  要开发双龙巷,首先要恢复赵匡胤故居。没有赵匡胤故居,双龙巷就失去了根基,双龙巷也就谈不上是双龙巷。其次要在此恢复北宋太庙。北宋太庙故址何在,专家有不同意见,但不会离双龙巷太远,在双龙巷建北宋太庙应该是合适的。北宋太庙祭祀北宋皇帝,还有一些文臣武将配享。建成后,有利于弘扬根亲文化,不但可以吸引赵氏后裔前来祭祀,还可以吸引那些配享的文臣武将的后裔前来祭祀。另外,建了太庙,还可以恢复宋代有名的太祖誓碑。

  据宋代人叶梦得《避暑漫抄》记载:

  艺祖受命之三年,密镌一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用销金黄幔蔽之,门钥封闭甚严。因敕有司,自后时享及新天子即位,谒庙礼毕,奏请恭读誓词。是年秋享,礼官奏请如敕。上诣室前,再拜升阶。独小黄门不识字者一人从,余皆远立庭中。黄门验封启钥,先入焚香明烛,揭幔,亟走出阶下,不敢仰视。上至碑前再拜,跪瞻默诵讫,复再拜而出。群臣及近侍,皆不知所誓何事。自后列圣相承,皆踵故事。岁时伏谒,恭读如仪,不敢漏泄。虽腹心大臣,如赵韩王、王魏公、韩魏公、富郑公、王荆公、文潞公、司马温公、吕许公、申公,皆天下重望,累朝最所倚任,亦不知也。靖康之变,犬戎入庙,悉取礼乐祭祀诸法物而去。门皆洞开,人得纵观。碑止高七八尺、阔四尺余,誓词三行,一云:“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一云:“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一云:“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后建炎中,曹勋自虏中回,太上寄语云,祖宗誓碑在太庙,恐今天子不及知云云。

  如若将此誓碑恢复,覆以黄幔,放入新建的太庙中,不但可以增加旅游的趣味性,而且可以弘扬宋代的仁政文化。对于宣传开封,充实开封旅游文化的内容都有莫大的好处。

  另外,还可以建赵家堡。福建漳州赵家堡本来就是赵宋后裔仿照北宋都城开封而建的,现在开封让赵家堡“回家”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此一来,加上许多名人故居,双龙巷不但有了说头,也有了看头。只要有了好的创意,相信会有有识之士参与投资、开发。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