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说宋野史五篇》2:宋徽宗所创立的具有中国特色宗教

2016-10-03 阅读()

关于《丙申说宋野史五篇》-2016年10月收于网上,虽不正确,但网罗观点,供各位读者,希望有所裨益。


111111.jpg

关于道教在宋代发行,如果说年青有为聪明绝顶的徽宗出于深谋远虑,神化自己成为教主道君皇帝,那是不确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如同蛮夷之邦走向奴隶制一样,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受到天谴之后,蛮夷之邦不再屠杀分吃俘虏,俘虏们也渴望能够成为奴隶,好死不如赖活着。主人们对奴隶们的残害是丛林社会强者对于弱者的天然权力,奴隶主们兴高采烈的观看奴隶角斗,如同观看斗狗等,并无负罪感。女主人们爱上角斗士是不可想象的,如同女人爱上了公狗,那是后人的自慰。奴隶制催生出众多思想家、哲学家,其思想深刻远远超过养尊处优的后人。知道太阳不过是个放大了的原子,原子核与整个原子比例为1;10000,就是太阳与太阳系的比例。

秦戎是奴隶制,在市上男女奴隶可公开交易,与牛马同栏。奴隶是不许读书识字的,愚昧无知才会盲从驯服。所以秦始皇尽焚天下诗书,偶言者弃市,改造所有奴隶,以愚黔首。百代皆秦政,取消封建制建成大一统,作为皇帝是需要个人迷信与个人崇拜的,始皇的功德碑遍及天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在自然而然的神化自己,奴婢制需要的是假丑恶,需要的是人性恶。

不是宗教产生了奴隶制,也不是奴隶制产生了宗教,而是同步。神灵崇拜制止了屠杀分吃俘虏,奴隶制作为先进思想理念迅速形成,具有无比强大的生命力。犹太教是以一神教出现的,以仇恨作为凝聚力。只有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理所当然可以奴役压迫劣等民族,进行武力征服。犹太人种高贵,种族主义最初是犹太人提出的。犹太教会是神的使者,神的牧羊人。当耶稣提出民族平等,神就是爱,爱世人,各民族都可成为神的选民,并非只是犹太人。正由于耶稣对教会提出挑战质疑圣经,所以被宗教裁判所钉死在十字架上。其它民族对耶稣学说是很赞成的,天主教快速崛起,并与犹太教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宗教战争。

天主教等级森严,很快的出现宗教贵族,其骄奢淫逸不下于世俗。耶稣会是平民宗教,很快的形成基督教,发展势头更猛。越是无知群体离神越近,新约更容易被信徒们所接受,平等博爱是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望,基督教是以爱作为凝聚力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宗教母体犹太教,也超越了等级森严的天主教。犹太教的圣经是旧约,天主教是《新旧约全书》,而基督教主要是新约。逐步向天人合一靠拢,以人类良知来分辨是非,而不再是以圣经语言来分辨是非,女巫们也就不再遭受火刑。

犹太教经历了数千年,有着完整的组织宣传灌输宗教形式,所以无论天主教还是基督教,或是东正教、东方亚述圣徒天主教等教派,包括后来的伊斯兰教等,都是采取犹太教的组织原则,也包括现代政党等。现代政党大多是犹太人创建的,亡国千年的犹太人已成为世界公民。天主教中的清教徒们遭到迫害逃往美洲大陆,同样以武力迫害土著印地安人,招揽了全世界的流氓建立了美国,土著劣等民族遭到种族淘汰。如今犹太教的杂种们占世界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胡汉杂种们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欧亚陆海盗的杂种们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懒散肮脏的西南亚僧尼杂种们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真正的神龙子孙数量可以忽略不计,纯种早已不在。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所有人都有罪,带来的是原罪。原罪就是私心杂念,总在试图使自己与本集团的利益最大化,把物质放在首位。精神上已经误入岐途,人间正道华夏传统文化道德险些遭到彻底灭绝,包括汉字在内。

徽宗有着足够的聪明,蔡京有着足够的才智,蔡卞有着足够的险恶,高俅有着足够的丑陋,童贯有着足够的虚假……。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自从王安石变法主张以君为本,对神宗的个人神化崇拜就已经开始了。哲宗虽说早早死去,生前的神化并未中止过。体制内大多是势利之徒,仅蔡京党羽就成百上千,都是谄佞小人。宋徽宗所创立的具有中国特色宗教组织形式与犹太教差不多,宗教是绝对的,宗教宣传需要专制政体,徽宗这个教主再合适没有了。教主道君皇帝欲君临天下,此前天朝皇帝给蛮夷狼主们下一尺国书,狼主们竟然回敬二尺国书,还自称天皇帝。与蛮夷之邦一般见识犯不上,若真还其三尺国书,说不定狼主让使臣下次背来个一丈国书。国内奴婢们是知法不知恩,就是奴婢性强。好说好商量咋也不行,一动粗都乖乖的听话了,让咋办咋办。对国外狼主们只能哄着来,以德感化,多给钱财就管用。等国力强盛将其一口吞掉,成为奴婢就好办了。

徽宗梦悟本身乃是长生大帝君,就是下界拯救万民的,是人民的大救星。教主道君皇帝恩养万民,帝德天高地厚,天下军民百姓自愿敬献修了万岁山,此后果然连连生下龙子。李师师是下海前喝了绝子汤,这是职业道德,不能给嫖客们找麻烦。否则肯定也能为徽宗生个龙子,实在不行让燕青帮帮忙。徽宗与师师在床榻上交合时,为了梁山招安大业燕青正藏在床底下,李师师感觉是在与燕青云雨一般。李师师本是位大明星,神巫却骂她是狐狸精,非要当徽宗之面打死她不可,声称狐狸尾巴肯定藏不住。教主道君皇帝是笑而不答,也就罢了。

徽宗日理万机,自然没工夫书写圣经,这需要时日。蔡卞维护丈人王安石不遗余力,妄图以王安石著作当圣经,徽宗没有答应。孔子与王安石等只能作为使徒存在,耶稣有十二个门徒,徽宗超过其万千倍。身边就不下十二门徒,第十三位是新科状元秦桧,肯定不会出卖教主道君。神巫林灵素自称是先知,曾当过和尚,没少金刚附身为求子的信女们暗夜送子。后来漏了馅就逃走学了道,下丹田一运气就变成壮阳,令太监们大为赞赏,作为对食的宫女们也很高兴。林灵素秘告太监们;“当今圣上乃是上天神霄玉清王,上帝之长子,主南方,号长生大帝君。皇弟乃是东方青华帝君,领神霄之治。皆为玉帝之子,并非凡人。天有九霄,而神霄为最高,其治曰‘府’。我乃其府仙卿,曰褚慧,亦下降佐帝君之治。”

太监们岂能犯下欺君之罪?就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秉告徽宗。徽宗心中大喜,马上将林灵素宣入宫中,真的成为仙卿。为防备大臣们使坏,林灵素称“大臣要人皆仙府卿吏,若鲁公曰左元仙伯,郑居中、刘正夫等,若章、贯诸巨阉率有名位。王黼时为内相,乃曰文华吏,盛章王革时迭为天府,乃曰仙嶽尊,伯氏时主进奉,乃曰园苑宝华吏。又谓上宠妃刘氏曰九华玉真安妃也。天子心独喜其事,乃赐号通真先生。”蔡京亦为左元仙伯,七十多岁的老贼此后仙风道骨,装神弄鬼如真事一般。圣经是现成的,教主道君高瞻远瞩,宋徽宗所创立的具有中国特色宗教,其理论基础远远胜过犹太教圣经,具有无限的生命力与发展空间;

庚午,御笔:道无乎不在,在儒以治国,在士以修身,未始有异,殊途同归,前圣后圣,若合符节。由汉以来,析而异之,黄、老之学,遂与尧、舜、周、孔之道不同,故世流於末俗,不见大全,道由是以隐千有馀岁矣。朕作新之,究其本始,使黄帝、老子、尧、舜、周、孔之教偕行于今日。可令天下学校诸生,于下项经添大、小一经,各随所愿分治。大经,《黄帝内经》、《道德经》;小经,《庄子》、《列子》。自今学道之士,应入学,并令州县勘会保明,不经刑责,不犯十恶、奸盗及违八行之人,许入州县教养;并依见行学法,所习经以《黄帝内经》、《道德经》为大经,《庄子》、《列子》为小经外,兼通儒书,俾合为一道,大经《周易》、小经《孟子》。

教主道君皇帝将宗教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创建了中华本土宗教,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与重大的现实意义。不犯十恶胜过摩西十戒,中华民族有了前进的方向。蔡京等圣徒开办了福利院、育婴堂、医院、救济院等,天下一片赞美声。“其在学中选人,增置士名,分入官品。元士、高士、大夫、上士、良士、居士、逸士、隐士、志士。”全面实行政教合一,中华传教士们都有相应官品。教主道君皇帝恩养万民,传教士们教诲万民,是百姓的父母。将全国的寺庙改作教堂,僧尼们变为道士、道姑,如同修士、修女。中华教会不必收十分之一信徒奉献,而是运用专制权力巧取豪夺,仅茶盐法与钞法就变了无数次,每次都有巨额财政收入,权力决定一切。景教只好在契丹与女真统治区进行传播,中原根本没有市场。所有宗教都是主要针对无知群体,只需半年就可洗心革面。中层社会需要三五年,上层社会需要一二十年。王安石变法后的中国已打好了一切基础,正需要宗教信仰,这是一场及时雨。

作为起居郎的李纲是不敢反对皇帝挑战全社会的,不过是个卑职,连话都说不上。林灵素等神巫们确实有些法术,可以呼风唤雨,降神伏妖。人类居中,就是天地之间,是天地的中丹田处。人类的太陽本命星與太陰本命星与人的精神三位一体,世間萬事萬物都是相對存在的,絕對的事物並不存在。太極陰陽並無明確之分,屬于精神領域;皆是陽中有陰,陰中有陽。太極分陽儀、陰儀,也無明確之分,陰陽呈混沌狀態。人類所居住的地球屬于陽儀,每個人類的本命星都屬于太陽本命星。天上一日,地下三十年,爲1;10800。作爲陽儀中的太陽肯定有其作爲陰儀中的太陰對星,並非人類所見的月球,而是與太空宇宙伴生中的另外太陰宇宙,相當于人類天靈中的腦細胞與軀體細胞之間的關系——上丹田爲陽,中、下丹田相對而言爲陰。太陽宇宙與太陰宇宙的時空比例也應該是1;10800,也就是說;太陽本命星與太陰本命星的時空比例同爲1;10800。地球人出生3日,太陰宇宙的伴生體已走完了一生,相當于地球人的32400日。相對而言地球人類處于中丹田,太陰伴生體處于下丹田,時空比例應該爲1;10800。

所以神巫们是能够预测未来的,真人在天,鬼人在地,凡人居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空中浮现的巨大观音像或是圣母像,正是“人外有人”。尚有无数未知世界奥秘人类尚未掌握,耶稣正是死后灵魂未散才得以复活。神鬼是确实存在的,并非迷信。宗教难以解释一切,现代科学更难以解释一切。因为是建立于无神论与唯物论的基础上,否认人类精神与天地宇宙精神,是在盲人摸象,以无知否定无知。坐井观天,各种形式的宗教学霸们是绝不允许任何人的思想超出井壁的,也就是不能超越他们自己。